楚天金報訊 圖為:昨日,哈爾濱倉庫大火現場,事故已致5死14傷
  圖為:淚別戰友:被埋消防隊員遺體被找到 (中新社發)
  3日13時20分,哈爾濱市北方南勛陶瓷大市場倉庫大火現場,最後一名失聯消防員遺體被找到並由急救車拉走。至此,本次火災已造成5名消防員遇難,14人受傷。目前,消防官兵仍在對殘火進行控制,以防止死灰復燃。
  為5名消防戰士默哀
  昨天上午,哈爾濱市政府緊急召開全市安全工作會議。會議召開之前,全體與會人員起立脫帽為犧牲的消防戰士默哀。
  據會議通報,哈爾濱北方南勛陶瓷大市場倉庫大火造成5名消防戰士犧牲,14人受傷。14名傷者當中,有13位是消防戰士,1位是商場保安人員,群眾無一傷亡。549戶2000多名居民以及部分的臨街商戶受災,直接財產損失目前正在統計當中。據初步判斷,可能是電暖器超負荷引發火災,相關人員已被警方控制。
  此次犧牲的5名消防戰士,均來自武警哈爾濱消防支隊,年齡最小的趙子龍只有18歲,最大的楊小偉也只有22歲。
  他們分別是:
  趙子龍,18歲,吉林長春人,2014年9月應徵入伍。
  傅仁超,19歲,遼寧遼陽人,2012年12月應徵入伍。
  張曉凱,19歲,河北邢台人,2012年12月應徵入伍。
  楊小偉,22歲,內蒙古呼和浩特人,2010年12月應徵入伍,2013年5月入黨。
  侯寶森,20歲,內蒙古呼倫貝爾人,2011年12月應徵入伍。
  坍塌時情緒幾近崩潰
  1日13時許,哈爾濱北方南勛陶瓷大市場倉庫燃起大火。由於倉庫內部有大量紙質和塑料材料,火勢十分凶猛,並迅速蔓延。19時左右,外部明火被撲滅,消防戰士進入倉庫內部繼續清理火災隱患,22時左右,倉庫樓板突然坍塌,正在二層救援的消防官兵瞬間被埋,現場慘不忍睹。部分參與救援官兵眼看戰友不見,大聲呼喊,情緒幾近崩潰。
  昨日凌晨2時許,記者現場見證了艱難的救火過程。當時的哈爾濱氣溫低至零下25℃,500多名官兵腳踩近20釐米厚的冰水混合路面,面對火海和搖搖欲墜的樓體,以接力的方式與大火搏鬥。他們換下的消防服上全是厚厚的冰層。低溫還給救援造成了極大麻煩,水槍噴水後,碰到屋面立即結冰。
  目前,火災現場仍有濃煙冒出,消防人員還在持續灑水,防止死灰復燃。
  追問
  為何大火難滅?噴水結冰救援難
  火災發生後,附近居民被迅速疏散。
  但是,由於倉庫內貨物屬易燃物品難以撲救,加之起火地點處於哈爾濱老舊小區,街道狹窄、沒有消防通道,車輛、人員密集,給救援帶來了困難,許多趕來支援的大型消防車無法進入核心區。“實話實說,消防車來得真夠快,但就是別在外邊隔著樓使不上勁!”一位姓於的商戶告訴記者,該市場大約有1560戶商鋪,“因為街道擁堵,只有幾輛消防車能到達核心火場用水槍滅火,其他車輛只能多次串聯水管噴水,壓力不足加上零下二十多攝氏度的低溫,水噴出去基本就結冰了,火勢控制起來很慢。”
  為何冒險救援?並未部署“內攻”
  大火燃燒了9個小時後,突然發生坍塌,十餘名消防員被瞬間壓埋。
  人們在痛惜犧牲的5名年輕消防戰士之餘也質疑——既然群眾已經安全疏散,為什麼還要冒著那麼大的風險進入火場“內攻”?
  對此,黑龍江消防部門回應稱,當時救援的消防官兵都在大樓3層樓體外的緩臺上打水救火,並沒有進入樓體裡面強攻,指揮員不會拿戰士的生命開玩笑。就是因為沒有進入樓體,大樓坍塌時救援人員被埋得較淺,所以多數被埋人員被很快找到。此外,這個樓體結構複雜,本身就是一個“爛尾樓”,只有簡單的承重結構,這是之前沒有預料到的。
  當地居民告訴記者,失火的大樓建成後因“不合建築標準”,一直沒有取得“房證”,也沒有通過消防驗收。
  為何難尋入口?消防通道變店鋪
  記者繞著起火現場走了一圈,發現原本應該是消防通道的幾個出入口都變成了商鋪,樓上的居民想要回家,要先通過倉庫外側的樓梯爬上3樓的緩台,再進入居民樓。
  現場圍觀的群眾表示,消防車趕到現場,曾試圖從消防通道進入院內起火地點施救,但繞了幾圈都沒有找到入口,只能徘徊在樓外,看著火勢不斷蔓延。“那個叫‘火焰山碳業’的店鋪就是消防通道,都給堵死了,消防車根本進不去,不然哪會燒這麼大。”一位經營電飯鍋生意的業主告訴記者。
  明知是消防通道為何還要租賃這個店面?“火焰山碳業”店主韓俊來告訴記者,這裡的店鋪非常緊俏,供不應求,“你不租還有別人租,這個地方早就改成店鋪了,我是5年前租的這個地方”。
  (原標題:圖文:哈爾濱倉庫大火奪走5名消防戰士生命)
創作者介紹

畢業禮

fhuiuctz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